走访珠三角MCN培训课堂:工厂老板学直播卖货,应届毕业生想成李佳琦 | 钛媒体影像《在线》

抖咖 23 0
抖音培训

原标题:走访珠三角MCN培训课堂:工厂老板学直播卖货,应届毕业生想成李佳琦 | 钛媒体影像《在线》

【钛媒体影像栏目《在线》,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时代的个体。图文、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,未经许可禁止转载、使用,否则追究法律责任。】

(视频/工厂老板学直播)

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,大量中小企业遭遇危机,为了生存,他们不得不寻找新的突破口。

在珠三角这个“世界工厂”,短视频电商、直播带货成了很多企业最迫切想做的事情。

2020年,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将达到874万人,同比增加40万人,在就业压力下,进入最炙手可热的短视频、直播行业,也成为很多毕业生的选择。

钛媒体影像《在线》第106期,我们看到了20多位工厂老板的焦虑,他们努力学习直播,适应着让人猝不及防的变化;我们还看到一些年轻的学生,他们之中有人怀揣着“成为李佳琦”的梦想,面对着出租屋的镜子一遍遍练习着“直播开场白”。

工厂老板、应届毕业生,他们都准备成为电商主播。

钛媒体影像《在线》在珠三角深度走访,将推出直播电商系列影像故事,本期为第一期。其他精彩故事将陆续推出,敬请期待:

《首饰卖场:从批发市场到直播基地》、《直播灯工厂:春节开始停过工》、《皮具城老板娘的直播故事》

23位工厂老板的直播课

6月6日下午,广州,MCN机构培训教室,参加直播培训的企业主们通过手机观看讲台上讲师的直播演示。

6月6日,钛媒体《在线》跟来自珠三角的23位工厂老板一起上了一堂电商直播课。

这23人来自服饰、箱包、化妆品、饰品、灯具、家具等行业,都有10~30年从业经验。但在短视频和直播上,他们的经验几乎都为零。

受疫情和经济环境影响,订单锐减,为了让工厂生存下去,他们或主动或被动,都想抓住“短视频和直播电商这个机会”。

6月6日,参加直播培训的学员。

据介绍,该MCN机构往期招收的企业学员里,年龄最大是一位67岁的皮鞋厂老板,外贸订单锐减,为了让企业找到出路,这位老板只好亲自上阵来学直播。

“现在短视频和直播电商的兴起,相当于零几年的淘宝。”现场一位学员表示,他错过了淘系的红利,不想再错过“短视频的红利”。

一位做布料加工的工厂老板在直播课上练习直播。

一位做皮鞋的工厂老板对说,大企业可以砸钱转型,但小企业要节省费用,只能老板自己做,所以很多老板都亲自来学。

了解到,当天的学员,有人想通过直播给产品找代理商、给工厂找合作伙伴,有人则是为了卖货

一位做饰品的学员说,外贸订单都停了,他只好让电商团队年轻员工都转到快手抖音上,学做主播学带货,而他自己也从零开始学。

直播讲师在台上分析一名学员的直播数据。

这堂课主要内容是“怎样在前5分钟增加直播间人气,留住进入直播间的人”。

讲师演示完毕后,每位学员都被要求上台进行5分钟直播,直播要完成的任务包括“打招呼、提示点关注、扩充粉丝团、发福袋、话题互动”等。

“在直播间搞定1000个铁粉,你一辈子不用愁了,1000个铁粉足够养你一辈子了。”讲师一再强调维护粉丝关系的重要性。

一位工厂老板在讲台上直播。

一位做服装工厂老板对钛媒体《在线》讲述了自己的经历。

她做服装行业十多年,从广州知名批发市场十三行起家,有自己的服装工厂、两个服装品牌,还有1688店和淘宝店。

2019年,她开始做抖音,但由于团队都是做传统电商运营的,对短视频和直播不熟悉,所以一直做不起来,“做了跟没做一样”。

她让电商客服转型当主播,但直播效果很差;为了拍视频,她还专门花一万多买了个单反相机和几个补光灯,但他们都不会用,设备一直闲置。

“我下载抖音3年,从没看过,真的没时间。”她对钛媒体《在线》感叹,像她这样既要管工厂生产又要管销售的小企业主,根本没精力去思考转型的事情。

疫情给了她时间,她想在学习结束后,带着团队往短视频和直播上发力:“我有信心,我们还有机会做起来。”

每个人直播练习结束后,助教在白板上写下每个人的音浪数,从很多人的抖音ID可以看出他们所在的行业。

第一阶段最后一堂课结束,讲师开始推销第二阶段进阶课,向在场学员展示了一系列资源和课程安排。

推销进阶课程的现场播放了往期学员成功案例的视频:一位做美甲的女学员在视频里展示了自己的抖音小店后台“57万余元”的成交金额。

经过讲师的一系列课程展示和推销后,现场有4位学员当场交了3980元买了接下来的进阶课程。

一位交了钱的学员对钛媒体《在线》说,前几年,自己特意派一个应届生去杭州上课学电商运营,交了两万块钱学费,但结果好像“学了也没什么用”。

“后来我就知道,我们这样的小企业,凡事还是老板要自己学会才行。”

曾因A货获刑的工厂老板,想用短视频做自己的皮具品牌

6月6日下午,广州,邓武荣在MCN讲台上做直播实操练习。

邓武荣的公司有一家皮具厂,除了给几家国内外知名品牌做做高端定制鞋代工,还有一个叫DIMY的自有皮具品牌。

代工业务订单最旺的时候,工厂有300多个人,2020年复工后,工厂员工从80多人减少到30多人。

代工订单减少,他和合伙人都想趁这个机会转型,改变代工为主的策略,开始打造自己的品牌。

“同样是皮鞋,一样的用料和做工,大牌奢侈品卖九万,我们只能卖八千,就是因为我们是个很小的品牌,没人知道我们。”

邓武荣认为,短视频和直播可以用最直接的方式展示产品的品质、工艺,为品牌积累粉丝,用更低的成本为天猫店和即将铺开的线下合作门店导流。

做了几年天猫店,一直不温不火,推广费用很让他头疼。邓武荣介绍,他们的天猫店成交一单需要一到两百块钱的获客成本。

“我们客单价比较高,比如我们六千多的公文包,在淘系不砸广告根本找不到对应的客户群体,但我们应该可以通过抖音很快找到细分用户,再导流到天猫平台。”

他打算把天猫的广告投入降下来:“以前每个月10几万广告费花在淘系上, 现在我们把这费用降下来,转到短视频和抖音广告上。

天猫店仍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邓武荣说,相比抖音小店,用户更认天猫店,不管抖音做得怎么样,如果没有天猫店,“想做成品牌都很难”。

工厂车间,一张刚刚被打上DIMY品牌Logo的鞋垫。

“为什么一定要做自己的品牌?我以前做过A货,出过两次事。”邓武荣曾经有过两次“教训”。

他出生于1983年,来自江西抚州,高职在北京学电子商务,毕业后辗转抚州、深圳短暂打工,还和同学在上海开过网店卖服装和化妆品。

2011年,邓武荣转战广州,开始卖“爱马仕”皮带:一百多块钱一根,最贵的也只卖一千,“当时网店到处都是,特别好卖”。

他生意很好,不只是网店,线下的微商、代购、二三线批发商,各个渠道的人都来“进货”,最大一笔单,客户一次性批发了价值五百万的货。

邓武荣见皮带卖得好,又开始做“爱马仕”包。他和一位“手艺高超”的人合作,通过一些渠道拿到了爱马仕工厂挑剩下的皮料,专门做假的爱马仕包。

6月7日,邓武荣办公室展示的鳄鱼皮带。

越做越大,真的迷失自我了。”他们生意很好,做到“市场前三”,还在皮具城开了批发档口。

一个正品铂金包7~8万,邓武荣做出来的A货卖5~6千。

“爱马仕包有200多道防伪技术,有几道最难的一直没被A货市场突破,我们当时突破了一个最难的,提升了整个A货的仿真度,所以我们生意最好。”

他甚至还有个身份:爱马仕贴吧的爱马仕鉴别师。

2013年年底“突破技术”,2014年10月份,邓武荣遭人举报,被公安机关抓获。他在一个小区租了10多套房子专门压logo,这些窝点被公安全部端掉了。

被拘留5个月后,邓武荣被判缓刑2年半。

6月7日,广州,工厂车间,技师傅准备处理一双鸵鸟皮鞋。

缓刑期间,邓武荣又想着东山再起,开始模仿法国奢侈品牌Berluti。他仿得太像,惊动了Berluti品牌方,品牌方报了警。

警方监控了邓武荣两个月,锁定了他公司和工厂所有人,最后出动100多警力,在批发档口、写字楼、工厂、仓库同时收网。

邓武荣再次被拘留,他害怕极了,预想自己可能要被判刑至少5年。

关押37天后,邓武荣被释放了,因为他没有加Berluti的Logo。从看守所出来后,他决心不再做A货:“再不搞了,跟他们沾边的都不搞了。”

邓武荣说,A货害人不浅,他痛恨A货:“凭什么我做得好,就一定要仿你们呢?”

“我们中国人的工艺水平不输国际大牌,但如果一味模仿,只要做得有点起色,就会被品牌方找麻烦,那样一切又都归零。”他决心要做自己的品牌。

后来,他遇到了现在的合作伙伴,一位在皮鞋行业30多年的老设计师,双方一拍即合,设计师有一家工厂,可以提供有力的供应链支持,邓武荣负责销售。

6月7日,邓武荣在工厂展示厅的直播间做直播,教抖音粉丝如何保养皮鞋。

邓武荣开通了两个抖音号:企业蓝v用来展示产品和工艺,让客户明白“东西为什么卖这么贵”;另一个是剧情号,主要用来打造他个人人设,通过剧情短片吸引粉丝。

企业蓝V他打算用自己团队做,而剧情号的视频策划、拍摄、剪辑、输出全部交给MCN来做,他本人只要负责出演一位设计师。

按合作的打包价格算下来,MCN每个视频收费大概两千元左右。

邓武荣没有打算招主播。皮具工艺和专业知识很庞杂,邓武荣说,如果让一个主播去学习,成本太高,而且培养出来了,主播一跳槽,他损失就大了。

6月7日,广州,邓武荣(中)在皮鞋工厂。

最让他头疼的问题是团队,手底下有一个跟随自己多年的电商团队,成员都有十几年传统电商经验,让这些人转型到短视频和直播电商,有一些难度。

邓武荣跟班上其他学员交流,发现大家都面临一个共同问题:团队没有人做可以这件事,市场上也缺“合适的人”。

钛媒体《在线》看到,在某招聘平台上,邓武荣发布了电商运营、淘宝美工、文案策划、编导、直播策划、视频策划等10个岗位,发布2个月,视频策划岗位只收到5份简历,而淘宝美工的简历收到了500多份。

工厂地理位置也是一个制约因素:距离这里最近的地铁站在5公里之外,对很多年轻的上班族来说,这个地理位置缺乏吸引力。

6月7日,广州,邓武荣走出工厂大门。

“在工厂只是暂时的,打好供应链基础就去写字楼。”邓武荣计划搭建5~6人的基础团队,再从园区搬到写字楼,进一步招兵买马。

邓武荣计划重新装修工厂车间,让车间具备直播条件。“我们可以让客户可以直接看到自己的鞋子是怎样做出来,做到哪一步了。”邓武荣说。

毕业生:我想成为李佳琦

2020年6月6日,广州,MCN机构广州华泓的直播教室,几名来自高职院校的学生在上电商直播课。

根据智联发布的报告,2020年疫后复工春招中,电商直播相关职位数量同比上涨超过80%,招聘人数增幅达130%以上。

面对市场需求,这家MCN先后与广东11所高职院校签约,在短视频、直播电商的教材编写、专业教学、人才输送等方面开展合作。

线上培训结束后,有意愿和条件的学生,可以到线下进一步免费学习,并在讲师的指导下开展实践。

广东生态工程学院电商专业学生阿乐(左)在进行直播实操,他的同学在一旁担任直播助理。

在直播实践课上,学员要用自己的抖音账号轮流直播,在规定时间完成一套既定带货流程,结束后由讲师一一点评。

这是阿乐第二次直播,他仍然有些慌张,除了按照流程练习,他几乎没有自由发挥。直播间人数寥寥无几,几乎没有互动,他只能硬着头皮尬聊。

“看别人直播”和“自己直播”之间有一道鸿沟:别人看起来都那么从容,自己对着屏幕讲话,屏幕都变得一片模糊,印满话术的直播脚本也变成白纸一张。

直播时,遇到有人在直播间互动,阿乐还不能熟练地接话。不过,他说做主播并不是他的兴趣,他对短视频兴趣更大,想要成为一名编导。

直播结束后,学生们在听讲师点评。

钛媒体《在线》在现场看到,讲师对每位学生都分别提出了10多个意见,涉及语言表达、互动、控场等方方面面。

介绍产品,要说是好物分享;不能说抢完了,要说秒完了;人气下降要及时改变话题;时刻关注直播间的氛围,要控场……

并不是每个人都想做主播,每个学生都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领域,最后MCN和他们之间双向选择。

一名最开始想做摄像的学生,发现自己有表演天赋,就开始研究短视频表演,想成为一名短视频达人。

一位女生说,想做直播带货幕后的运营工作,因为“主播是吃青春饭”。

6月6日,广州,培训课结束,小潘回到出租屋,洗脸准备休息。

也有人想要成为主播,小潘就是其中一位。

他是广东生态工程学院的学生,受疫情影响,学校到6月26日开学,那之前宿舍不能住,为了上MCN的课,他从老家提前来到广州,在城中村租了个单间。

这个单间月租650元,这是他人生第一次租房。入住前,家人让他买被子,他坚持让家人寄来了家里的被子,他觉得外面的被子没有家里的被子盖着有感觉。

6月6日,广州,小潘在出租房里刷短视频。

他学的电商专业,看到直播带货的趋势,他报名参加学习,想要成为一名电商主播。

刘强东是他的偶像。“他很励志,去上大学时全村人送鸡蛋给他,大学就开始创业。”刘强东白手起家的创业故事,给了小潘鼓舞。

6月8日,广州,小关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。

小关也是广东生态工程学院电商系学生,他的目标是成为李佳琦那样成功的主播。

“直播带货是个机会,可能会改变我的命运,那么多主播,说不定下一个就是我火起来。” 参加MCN培训之前,小关已经开始在抖音上制作视频。

他每天都直播,并且观看其他主播直播,学习他们的直播技巧

小关在出租屋上学校的网课,这是他最感兴趣新媒体课,老师布置的作业是拍摄一条视频,并在西瓜视频上获得500以上的播放量

这套一居室的出租屋,是在广州工作的姐姐租的,上培训课期间,他在这里借住。

小关来自广东阳江海陵岛,当地有一个网红景点“十里银滩”,吸引了很多网红达人前去打卡。

他家在当地开旅馆,常有入住游客拍摄Vlog,见多了以后,父母也很支持小关做短视频。

“如果我做得还可以,就可以给自家的店加宣传。”小关对钛媒体《在线》说,父母对他的期待是“小有名气”就行了。

6月8日,广州,小关在对着镜子练“直播”。

小关每天都对着镜子练直播。在阳江老家墙上,有一面更大的镜子,他可以看到自己全身。在出租屋这面镜子里,他只能看到自己的脸。

他对着镜子观察自己的表情和手部动作,如果觉得僵硬不自然就反复练习。每天早中晚,他要对着镜子练3次,每次至少1个小时。

6月8日下午,他对着镜子练习的是一段直播开场白,类似于自我介绍,这是直播课上老师布置的作业内容。

练习时,他把手机架在一旁,录下练习过程,最后再回看、总结。在阳江老家,他还会对着镜子弹吉他,当作是“直播暖场”。

小关在对着镜子练习“直播”。

一旦真正打开手机直播,小关会陷入脑袋空白的状态,如果没人互动,他说话时会有些不流畅。

在培训班上课直播,小关会特意挡住直播间人数,让自己更好地自由发挥。

“刚开始不熟练,主要是心态要好,要坚持。”小关对钛媒体《在线》说,他想成为李佳琦这样的带货主播,即使成不了他,也要努力向他看齐。

他觉得李佳琦非常励志,很值得学习,尤其是他成名前付出的艰辛、面对质疑的不退缩和通过自己一次次努力达成目标的精神。

“刚开始也没人知道他,他还是不断地播,成就了自己。” 小关说,他2020年的目标是学会直播带货,卖出至少10件商品。(图文/视频 钛媒体 陈拯)

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标签: 抖音怎么看直播 歌单名称大全 抖音短视频制作软件 抖音小程序 抖音有没有电脑版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

访问本站需知:

本站内容以及图片均来源于互联网,本着免费分享学习的目的,如果涉嫌侵权等问题请联系站长删除,本站为个人团队培训服务,并非官方运营站点,跟官方无任何关系,感谢官方提供平台!